Majorie⭕️

镇魂女孩,杂食大悲valvert,unatural中六,久澄,汉密尔顿Lafayette/Hamilton(●°u°●)​

【悲惨世界 V/J】梦十夜·第一夜


·本文由夏目漱石《梦十夜》改编,大概算半个清明小短篇,分十次更完(顺便卖个安利(。

·关于人物的介绍和一些解析在文章结尾,搞不清人物的小可爱可以先拉到结尾看看。

·日式文风,日式措辞预警
·主要人物死亡,BE慎入
·人物ooc有,慎点
·声明:Les Miserable 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我守着临终的女人。

我坐在女人身边的凳子上,女人陷在雪白床单里。她手上的筋络泛着青灰,渗透出死亡的不详。她向我侧过头,淡淡地说道:“我就要死了。”细碎的短发支棱在枕头上,轮廓柔和的瓜子脸上泛起一丝血色。她不像是要死的,但我知道她就要死了。

也行真的不行了吧。我俯身到她面前,“真的吗?你一定要死去吗?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了吗?”“当然了。”女子说着,睁大了双眼。这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围起来,中间是空洞的瞳仁。那原本是双多么生动的眼睛啊,乌黑的眸子深处,鲜明地浮现出我的脸影。

“因为是死亡,所以无法抗拒呀。”

“我死了以后,你就把我埋了吧。用大个儿的珍珠贝壳挖墓坑,再把陨落的星星碎片放到墓碑上。然后,在坟墓旁边等着我。因为我还要再回来见你。”(1)

脑袋里突然闪过这样的语句。


我等着女人说话。

女人笑了笑,我发现她嘴里黑黢黢的,少了牙齿。这些牙齿去哪了?是因为疾病而掉落了吗?还是是被人为地拔掉了呢?

她叹气:“我死后,请简简单单埋了我罢。不用珍珠贝壳挖坑,也不要将星星碎片放在墓碑上,它们不属于我;我不会再回来见你了,也请你替我爱应爱的那个人。”


是谁呢?

我思忖,若不是女人,星星的碎片又该点缀在谁的墓碑上呢?珍珠贝与海洋的咸腥味该充盈在哪个人的身上呢?
接着我又失落起来:这个女人是有罪的吗?这个女人是无辜的。她真的非死不可吗?她原本是不必死的。我已经留不住她了吗?我已经留不住她了。

然后我听见自己开口说话:
“一百年。我替你爱她一百年。”

“你替我爱她一百年,一百年后你再来见我,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自此,乌黑的双眸中再也倒映不出我的身影,碧水泛起一阵阵涟漪,朦朦胧胧地变了形,眼泪在长长的睫毛上扑簌着,还是没有落下。女人露出一个空洞的笑容,湖面突然归于平静。

她溘然长逝了。


我来到院子里,用铁锹铲开植好的小花。铁锹边缘锋利,墓坑不一会儿就挖好了。我把女子搬进墓坑,然后缓缓地撒下松土。月光映照在女人身上,好像珍珠贝闪烁的内壁一样。
“从现在开始,要这样爱她一百年。”我坐在方形的大理石阶上,一边想着,一边注视着十米开外隆起的土胚。
太阳从东方升起来了,那是滴血的红日,又从西边落下,划过暗沉沉的天际线——正如女人所说。

“一次。”我数着数。

又过了很久,血红的残阳又升起来了,接着沉默地落下去,乌鸦黑溜溜的眼睛望向天空,它没有长鸣。

“两次。”我又伸出一根手指头。

太阳日日越过头顶,天空被映照成朱砂的颜色。就这样日复一日地重复过去的轨迹,却还是没有到达一百年。
我相信女人不会骗我。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褐色头发的男人通过那条寂静荒凉的小路朝我走了过来。他穿着厚厚的坎肩和卡里克双排扣大衣,鬓须已染上风雪的颜色。

他的身上在滴水。


我嗅到了他身上海风的味道,紧接着有水漫过我的胸口,我抬头试图不被涨起的河水淹没,却看到了那个人灰蓝色的眼睛。


我突然认定他的墓碑将会由星星的碎片点缀。

倒不如说他就是那陨落的群星本身。


“先生。”我于是招呼他,“您要和我走吗?”我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示意我将要离开。
他困惑地看了我一眼,“我以为您是一位守墓人。”
“我是。”我承认,看着他蹙起眉,把手按在心口,“在这里。”

“我承诺爱她的女孩一百年。”

“那您便不能离开。”有风吹过,来人墨蓝色的发带飞扬起来,“您需要信守自己的承诺。”
“我是。”我说,然而我笑不出来了,“可她永远离开了我。”
“我很抱歉。”男人说。

我站起身,脚边自封土中破出,摇曳伸展着的洁白花朵早已枯萎,地下是它结出的籽,现在又开出新的花朵。

我知道,一百年早已过去了。

女人也没有来找我。


注:
1. 节选自《梦十夜》原文

==============================

解释:

关于角色:
文中的“我”指的是Valjean,“男人”是Javert,“女人”是Fantine,“我”要“爱一百年”的人是Cosette。


关于细节:
Cosette“永远离开”是指她已和Marius完婚,而开在女人坟前的花是一百年已过去的象征。

卡里克双排扣大衣来源于@二十四只花豆娘 的梗,怕冷的小警察真可爱www

评论(1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