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老公的刘海儿

杂食valvert,柒七,中六,久澄,Lafayette/Hamilton(●°u°●)​

【中六】听说久部变成了猫(中)

·人物ooc有,慎点。

·久部逐渐猫化注意。

·声明:Unnatural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不确定中堂之前是否学医,这里是群里的小伙伴告诉我的。另外,文章还包括了一些作者也记不得的细节,如果有误,敬请指正。

·这一章是过度章,不得不交代一下背景信息,可能有趣和暧昧的地方会少一些。

Summary:

东海林的一次玩笑,猫化了久部,却也让他收获了爱情。

04

中堂系感觉自己有些发愣,他看着久部的笑颜。夕阳的余晖笼罩着少年,他逆身站立,却仿佛要沉寂在光里。

“中堂桑……?”

久部凑近对方,突然放大的脸将中堂吓了一跳,一声“くそ”几近脱口而出,却又被当事人咽进了肚子里。

“你不要突然凑过来啊!”中堂半真半假地粗声抱怨,掩饰着刚才奇怪的状态,“我去叫份外卖,半小时以后我们开饭。”

“那、那个,其实我有做一些饺子。(1)如果中堂桑不嫌弃的话要不要尝尝看?”久部抬头满怀希冀地看着对方,却实打实让中堂吓了一跳。

“你会做饭?”说实话中堂真的没想到这个。父亲是医学的专家,几个哥哥都是数一数二的医科大学毕业生,久部家中想必是条件优渥到可以请得起保姆的地步。而面前的人一看便是单纯到有些不谙世事的模样,便让中堂将“家务”这个念头彻底地打消了。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吗。

现在如果有人再调侃久部是传说中的猫系男子,中堂肯定第一个不同意。不过沉闷如同中堂,就算在这种时候也只会淡淡地说声嗯。

“好的,那就谢谢你了。”

面对面坐在餐桌前的两人安静地吃着饭,因为UDI近期没什么有趣的话题,法医学术期刊上也未曾刊登类似的建设性文章,两人竟也一时无话。期间久部悄悄地抬头向中堂望去,不安的眼神加上鬼祟扑棱的猫耳,让中堂看着觉得有些好笑。

是想知道自己做得怎样吧。中堂心想,不由得在心里挽起一抹笑意。

这个人啊,果然是一个温柔的人。
于是他搁下筷子。

“很好吃。”他说道,嘴角微微上扬,“久部,谢谢你。”

05

吃完晚饭自然有大把时间挥霍,更何况二人本就不是什么喜欢早早睡觉的人。结果就是中堂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看着新发售的法医学相关杂志,久部坐在桌前的软垫上温习医科大的上课内容。

也许是复习的人许久未曾动笔的缘故,中堂有些好奇地从沙发上站起,连带着沙发发出皮革摩擦的声音,引起了前者的侧目。

“你还真是认真啊。”中堂看了看后者摊开在桌上的医学类书籍,自对方身侧坐下。他的两条腿径直向前伸展搁在桌下,手肘撑在桌前看着对方,带着一丝侵略性。不过本人并没有发觉。

“啊……并没有。”久部抬头,他看着中堂,因为过近的距离而身体向后倾斜,耳朵也支棱了起来,“只是还有一些没弄明白的地方,所以耽搁了时间罢了。”

“哪里?”

“诶?”久部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哪里没弄清楚。”中堂瞥了久部一眼,青年人澄澈的双眼中透着疑惑,他于是好心解释:“我原本也是医科大学毕业,一些基础理论知识还是明白的。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来问我。”

他看着坐在身侧的人神色从紧张变为惊讶再到难以置信的过程,忍不住作声:“摆出那么惊讶的表情干什么,我可从来都没说过自己是法医专业毕业的啊。”

“是!”原来中堂桑不是法医学专业毕业的吗,久部心想。

“问吧。”中堂点头。

“唔……就是这里。‘肺位于胸膜腔内’,这个选项是错误的,但肺尖高出锁骨内侧段上方2~3米却是正确的——感觉怎么想也不明白啊。”

“这是当然的啊。肺位于胸腔内,不是胸膜腔。至于肺尖高出锁骨内侧段上方2~3米,”中堂拉起久部的右手,拇指抵上腕骨。青年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中堂垂眼,将手拍回久部的胸膛。“如果不确定就自己实践感受好了。”

“锁骨中外1/3处是锁骨中段,向内就是锁骨内侧段。”中堂抬手轻点对面人衣领下的锁骨,不出所料看见了对方瞬间慌乱的表情,“肺尖端在肺的顶部,从解剖图上来看位于大动脉下方和锁骨上方。差不多自己定一下位就可以找到,记忆也会更加深刻。”

中堂顿了顿,“这是解剖学内容吧?解剖学在医学里也算是一个难点了,也难为你这么用心。”

“没有没有,只是有了确定的目标才……”久部摇头,他的双手撑在膝盖上,猫耳朵扑棱棱地抖着,像是受到了惊吓。然而下一秒,年轻的医科生却抬起头,他注视着中堂,沉黑的眼里迸发出热忱的光。

“法医学是面向未来的学问。”他说,“我受到UDI的大家的感召,也因此想成为一名法医。解剖是尸体检验中重要的一环,是成为一名法医的基础。也正因为如此,我想去学好它。”

“‘对生者,我们当予以尊重;对死者,我们当予以真相。’(2)虽然记不清名字,但我记得曾经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久部若有所思,眼神却是晶亮,其中盛着中堂从未触及过的神采,好像蕴含着四季与河川,倒映了星辉漫天,蔚然清秀的脸上洋溢着只有年轻人才会有的信念,想让人全心全意地靠近。(3)

“……”

“……抱歉,是我说多了。”久部扶额,暗自懊恼又一不小心脱口而出了这么多废话。他偷偷观察着中堂的表情,也希望年长的法医没有因为自己过于理想化的发言感到厌烦。

“いや,頑張れ。(没事,加油。)”让久部惊讶的是,前者并没有像平时对待坂本一样脱口而出一句“くそ”。中堂抬手揉了揉久部的头发,他的眼神沉沉浩荡,但亦确实含着笑意,是欣慰却又宁静悠远,让人不由得沉溺在其中。

久部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曾经中堂医生攻读医学位、填写下志愿名单时,是否抱着同样的赤诚,又是否与大多数医科学子一样,被日内瓦宣言所感召?

那时的中堂,还没有遇到生命中的那朵花。死亡的暗影龟缩在角落,年轻的脸上泛起微微的光。

一定是一个极为优秀的人吧,糀谷夕希子小姐。久部想,愿意让中堂桑付出十年来追查死因的女性。

“还有什么不懂的吗?”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没有了。”久部猛地回神,摇摇头。

“下次有问题直接问就行,不要总是遮遮掩掩的。”中堂起身朝沙发走去。

“本当わ、煩わす。(真是麻烦死了。)”


06

说罢,中堂便手肘撑着桌面站起身。本还犹豫着是否要再说些什么,却在迈步时打了个踉跄。

是绊到了什么东西吗。中堂想。但他记得桌子底下没有放什么才对。

于是中堂低头,却看见脚上紧紧缠着一条猫尾巴,毛发顺滑,乌黑得发亮。而始作俑者正一脸担心地看着他,紧张地询问他是不是有身体不适,抑或最近的解剖认为增多所导致。

“久部。”他单膝下垂半跪在地上,双目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后者不明就里,愣怔地看着,有些天然的表情让中堂心中一阵好笑。然而即使中堂平复了心情,尝试用最平静的声线开口,说出的却还是外人眼里看似荒诞的台词。

“久部,你什么时候多长了一条猫尾巴。”

“啊。这么说起来刚刚一直感觉腰后面有些痒……呜哇这是什么!!”


07 翌日

“喂东海林,事情不好了。”一大清早就来到UDI的东海林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包,她转身看向身后,企图找出点到她名字的人,鞋跟划过地面发出哒哒的轻响。

是中堂。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裹成一团粽子的男子,后者狼狈地向她点头。摘下口罩和墨镜后东海林才发现那个被她列为可疑人士的男人是久部。

“哇六郎这身打扮是要干什么啊,来联谊的话绝对会被当成怪叔叔讨厌的。”东海林调侃道。

“くそ,你以为是谁害的。”久部还未开口便被中堂拽过袖子拉到自己身后,是保护的姿态。后者还冲着东海林毫不客气道,“要不是你们要玩那个猫耳游戏,现在UDI还能再多一个记录员。”

“是了是了,是我的错……”东海林一本正经地向久部鞠躬,“我们亲爱的六郎,请再一次原谅我吧!”

“不需要这样的东海林桑……”久部被东海林故作正经的模样乐得出声,“中堂桑没有要兴师问罪的意思。只是又出了点小状况而已,不用担心。”

“也就只有你会把这种事当作小事了吧!”中堂向身后的人摇头。

“事态变得严重起来了。”中堂向东海林正色,“久部的状态恶化了。昨天晚上不仅仅是耳朵,还分化出了一条猫尾。我怀疑如果不早些解决,久部有可能会退化成一只猫咪。”

“这么严重吗?”东海林瞬间停下了原本吵吵闹闹的状态,她看着久部,脸上是担忧又严肃的神色:“时间差不多是几点?”

“晚上七点半左右。”

“就是说在‘耳朵拿不下来’事件过去的五天零九个小时以后,久部又分化出了一条猫尾?”东海林打开电脑,熟练地打开文件,“这倒是有些难办了。我这几天在网上没有看到过相似的人类兽化案例,医学方面的朋友也表示没听说过这种事。”

“DNA呢?”

“之前有把耳朵上的猫毛和发根毛囊和皮肤纤维做过PCR和基因比对,结果上看下来基因相一致。也就是说,猫耳朵就是六郎的基因,耳朵也确实长在了六郎脑袋上。”

“在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吧。”中堂提议,“一般的公立医院是不行了,东海林你有没有认识的朋友可以去做个体检?”

“有是有。但如果是DNA一类的检验和临床案例我都已经找过了,还是没有收获。”东海林摊手。

“我要知道久部体内白细胞、骨细胞、干细胞、DNA序列组合和四肢肌肉比例的数量。对了,再拍个片,重点是腰部和腿部的侧面线条,尾椎部分和尾巴的骨连接结构。”

“了解。”东海林说着就跑去找神仓所长请假,虽说之前的时间东海林没有白白浪费,但中堂要的一些光片与医院的常规拍片还是略有不同。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声响,东海林影子也不见了,只留下久部一个人在原地呆站着,被中堂拽住手拉了个踉跄。

“喂你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快点跟着东海林去拍片。”

“中堂桑不去吗?”久部疑惑地眨了眨眼。

“今天还有两台手术要做,三澄医生那里也是。如果两具都给她就算到晚上也完不成吧,所以今天必须待在UDI。”中堂摇头,“不用担心,我会来接你的。如果你提前好了记得给我挂个电话。”

“好。”虽然好像麻烦了对方不止一点,但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久部于是点头,心里暗道原来中堂桑也不是不顾同事的那种人——毕竟之前跟着三澄组的时候,中堂的“恶行”可是让人印象深刻。

接下来的一切便乏善可陈,除了来自东海林朋友的吐槽“不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退化了好吗,根本连生殖隔离都已经无视了吧!”让久部着实黑线了一把,便没有在发生过什么异常。然而拍完各类透析、扎针扎到久部怀疑人生以后,热爱槽艺的医生却意外严肃起来。
“东海林我建议你做好准备。”她道,“你的这位朋友的状况就算是先天的也非常奇怪。一般人就算是返祖现象也顶多是长出‘短小的尾巴’,你的这位朋友不仅仅长出了和猫一样的长尾巴,绒毛覆盖率也严重不均。如果按照尾巴上的腺体分布,那久部君现在估计也至少是星战里楚巴卡的那副模样。”

“不仅如此,尾椎和盆骨处的骨连接也没有问题,反而很好地保持了平衡,神经触突和对外界的感知也很灵敏;舌头上没有猫科动物特有的倒刺也是杂食动物的特点。”

“那你的意思是?”东海林表示说人话。

“说一句不符合医学常识的话,我个人认为这更像是都市怪谈或者个人恶趣味一类的东西,和返祖现象、基因变异之类的没有太大关系。倒不如说,久部君的‘猫化’给人以一种奇怪的超灵异和超科学感——就好像花吐症和灵魂印记一类的论坛上都有的都市怪谈。”

“也是啊,这类事件也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发生吧……”

“所以说让久部君不用着急啦,也没什么用。”医生拿出病历,蘸了蘸墨水开始书写答复。

“再说了,猫耳不是萌点吗(`∇´)?”


注释:

1. “其实我有做一些饺子。”:这是久部的扮演者洼田正孝的拿手菜之一,而且洼田本人也非常喜欢吃加了很多肉的饺子。算是一个小彩蛋(⁎⁍̴̛ᴗ⁍̴̛⁎)

2. “对生者,我们当予以尊重;对死者,我们当予以真相。”:语出伏尔泰。

3. 改编自“德卡先生的信箱”。原文:“他们的文字盛着四季,盛着河川,振振有声,笔尾生风。

4. 楚巴卡:出自星球大战,伍基族的战士,全身有长毛覆盖。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