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orie⭕️

镇魂女孩,杂食大悲valvert,unatural中六,久澄,汉密尔顿Lafayette/Hamilton(●°u°●)​

【中六】听说久部变成了猫(上)

·人物ooc有,慎点。
·久部逐渐猫化注意。
·声明:Unnatural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中篇已更新。

Summary:
东海林的一次玩笑,猫化了久部,却也让他收获了爱情。

01
“六郎就试试看嘛~”
“不不不东海林桑这个实在是——”
“但久部君戴的话可能会意外地很可爱?”三澄从办公桌前转过身,座椅滚轮滑过发出吱呀的声响。她朝久部笑了笑,“六郎抱歉,这次我支持东海林——”
东海林手里拿着新买的猫耳头箍,和三澄一起,四只眼睛带着灼灼光芒盯着久部。
“……只有这一次。”久部妥协了。
“好——!”

“所以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呢?”因为四人的突然沉默而感到无所适从,久部的脸颊有些发烫,只好低着头来掩饰窘状。
“很可爱哦。”是三澄。
“——不如说是可爱过头了了吧!”东海林含泪控诉,顺便伸手拉了拉久部的猫耳朵,“戴在六郎脑袋上简直就是毫无违和感嘛!”
从耳根传来一阵细微的痛觉,久部感到有些奇怪,于是抬起了头。
“……啊。”东海林的手悬在半空中,是惊讶到仿佛可以生吃鸡蛋的程度。
“耳朵它,摘不下来了。”
“诶——!”


02
“那这到底该怎么办啊……”久部尝试着拉了拉支棱在头发里的的耳朵,经过东海林和三澄的轮番尝试,久部已经可以肯定头上的物件暂时是摘不下来了。那么该如何隐藏从乱发间支棱出了的猫耳便成了问题,毕竟被看到的话一定会被误解成特殊癖好吧。
所以他不能去上课、不能出门、甚至连宿舍也不能住,还必须想办法找地方解决食宿。
明明打工的零花钱也剩得不多了。
真是糟糕的状况。
干脆和之前的中堂桑一样在UDI借住好了,久部心想,睡觉的问题就在沙发上解决。自从糀谷夕希子小姐的案件解决以后,一直借住在UDI的中堂系也搬回了自己家,现在办公室的晚上可以说是空无一人,就算半夜多一个人也完全不会被察觉。

然而现实和理想总归会有些差距。
久部猫化的第三天,中堂在无人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他。后者正侧躺在沙发上,平日里温和的双目阖起,是熟睡的模样。在他的脑袋上,毛茸茸的猫耳朵无意识地抽动着。大概是继承到了猫科动物的本能,在中堂准备走近时,那双漆黑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伴随着的是久部半睡半醒毫无防备的声音,迷迷糊糊间似乎还带上了些撒娇的意味。
“……是谁?”
黑暗中响起一阵窸窣,中堂猜测是久部坐起了身。他打开桌前的座灯,果不其然看见对方正揉着惺忪的睡眼,畏缩地躲避灯光。
“是我。”中堂应声。他看着久部眯眼打量了他一番,最后因为过高的度数而放弃辨认的打算。长叹一口气,中堂抢先一步将摆在桌边的黑框眼镜递到对方手里,指尖滑过对方微凉的手掌。
他听久部低声道谢,从俯视的角度打量着对方的发旋以及微微颤动的猫耳,心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你在这里连续睡了几天了?”
“……就今天。”久部眨眼。
“说谎。”中堂起身,在久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前进。站位上的差异让年轻的记录员不得不抬起头看向前者,然后猝不及防被圈在熟悉的手臂间。中堂的双手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不到十厘米,久部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吐息。
糟了。久部暗道。
虽说中堂系在UDI的不喜人亲近和强大的压迫感是众所周知的,但这个人同时却几乎不会去故意招惹其他人,更何况久部是三澄组的记录员。所以当锋利的、仿佛能将人看透的眼神笼罩上久部时,久部明白,他已经进入了男人的猎场。
无法逃脱。

看着久部紧张到逐渐僵硬的姿势,中堂简直又好气又好笑,“你真是不会说谎啊。”
久部抬起脑袋,在中堂的目光下坚持了不到五秒便选择放弃。他摇头,“……中堂医生是怎么知道我一直住在这的。”
“很简单。你这两天来UDI没有戴帽子,身上也是之前经常穿的衬衫大衣牛仔裤,除了第一天穿的连帽衫可以遮一遮耳朵,其余的时候都直接把耳朵暴露在外面,所以想要回去或者出去活动都不可能——况且在发生这种事情以后你一定不会再回宿舍,被发现会很麻烦。”中堂继续道,“至于食宿也不用担心,先前所长因为东海林她们的委托买下的吃不掉的江米条,想必也就是你的晚饭了吧?”
“……”
过长的刘海投下阴影,遮住了久部的表情。中堂转身走向久部的书桌,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了对方复习用的医学书籍,“如果还想否认的话,这些书又是什么?你不会是打算告诉我,你最近在外面租了房子,但就是对UDI一往情深,所以连复习功课也要在UDI进行吧?”
无视掉坐在沙发上的人脸上挣扎的神情,中堂继续道,“如果你不想承认也没有关系。”黑漆漆的眼睛看向久部,久部还是第一次看见年长的法医的笑,却是带着些讽刺意味的、冷冰冰的样子。“但如果我把这事告诉东海林,你猜她会怎么反应?”
对方估计会内疚到死吧。久部浑浑噩噩地想。
“……对不起。”久部低下头。
中堂看向座下的少年,虽说是坐着,却好像鞠躬的样式。颈部和肩膀紧绷着,后颈的脊骨微微有些突出,使得纤细的脖颈像受伤的天鹅般弯曲。也是因为这个举动,使久部的周身体现出一种破碎而脆弱的美感。
中堂一哽,看着面前执意不肯抬头的后辈,口气终于还是软了下来:“不要老是道歉。你总是什么事都往坏处想,自己出了事第一反应也一直是隐瞒,出现了什么状况就开始道歉。”
“每次出了事都藏着掖着,你是不相信UDI的我们会和你一起解决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UDI的一员,所以觉得没必要和我们说呢?”
“不是这样的……”久部低下的头抬起来了些,他摇头,小心斟酌着自己的用词,“我只是不想让UDI的大家担心。”
“如果你不说大家会更担心吧?你这种性格真是……”中堂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久部的脑袋。柔顺的头发滑上中堂的手指,他还能感受到猫耳因为惊吓而微微颤动。不得不说,看到久部顺帖的黑发被揉成和自己一样乱糟糟的样子,中堂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走吧。”他拉起久部的手腕,少年人的腕骨纤细,带着些秋日特有的凉意。猫化的记录员就这样被拉着踉跄前行,却还是抿唇不发一语。
“去哪……?”
“我家。”

03
“啊中堂医生真是的,怎么可以一声不响地把人往家里拖呢?”被人拉进玄关,久部叹了口气,自觉换下了脚上的皮鞋。
打量了一番之前来过的房间,比起先前和UDI的各位来调查案件时干净整洁了不少。久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他和东海林趴在桌子上,一听听的啤酒向下灌,不一会儿便喝得微醺,最后貌似还和东海林在中堂医生家睡着了。
明明是不久前的事,却好像已经相隔甚远了。

“住在这。”怔忡间,耳边传来中堂的声音。
“诶……?”久部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说,你就住在这里好了。”中堂指了指客厅的地板,“第一个晚上先打地铺,明天我去想办法找张床给你睡。”
“不不不这太麻烦了……”久部摆手,之前处理糀谷夕希子小姐的案子时就已经够添乱了,他又怎么好意思再去麻烦对方呢。
“你睡在UDI的事迟早会被发现的吧。”中堂扶额,“难道被大家知道,然后反过来担心你就不麻烦了吗?”
久部听到中堂的分析后眼神又暗了些,支棱着的猫耳也垂了下来,整个人陷入了名为低沉的状态中,“……是,我知道了。”
“あくそ,不是说你给大家添麻烦了,”中堂烦躁地摆手,为什么看起来温驯的记录员老喜欢误解别人话里的意思,“听好了,你没有给任何人添麻烦。收留你是我自愿的,所以不要在磨磨蹭蹭地担心这担心那,有这点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解决脑袋上的东西,大侦探。”
久部听罢转头看向中堂,似乎是惊讶于对方的这番独白。日本人特有的茶褐色眼里含着笑意,此时落日残霞还未消散,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倒映在余晖里,显得异常柔和,如同岚山宁静悠远的秋天。
“……中堂桑。”他说。
“谢谢你。”

TBC

注:
有没有小可爱发现六郎对中堂的称呼从“中堂医生”变成了“中堂桑”呀?让我们期待六郎将称呼改成“系”的那一天(⁎⁍̴̛ᴗ⁍̴̛⁎)【虽然这篇文里是看不到了xxx


P.S.

不知道大家想不想看死亡小本本和Unnatural的crossover?cp是中六和L月(无差)。如果想看的人多就写,少的话就放大纲好了(●°u°●)​ 

评论(13)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