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orie_M

杂食盖尼,valvert,中六,久澄,Lafayette/Hamilton
考完大学就填坑!

【盖尼】重逢 So we meet again 01

·人物ooc有,慎点

·人鬼情未了(x)警告⚠️

·声明:《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第二章 点这里


Summary:

尼克·卡罗威的人生止步于三十岁,可他却从未因此停下脚步。


夜晚如同雾笛在海湾上悲鸣,我辗转反侧于狰狞的现实与可怖的幻梦间夜不能寐。黛西家灯塔的绿光亮得刺眼,以至于我下意识抬手去遮挡,却无意间透过玻璃的反光看见被鲜花覆盖的盖茨比的遗体。依旧是那身笔挺的西装,方形的黑曜石尾戒熠熠生辉,灼伤了我的眼睛。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预兆惊起,一缕惨淡的月光溜过指缝,同时溜走的还有我后半夜宁静的心情。我不由自主地为先前所作的决定动摇起来——诚然我已然视盖茨比为自己的友人,为他放弃华尔街的工作也着实显得有些荒谬,况且我也不是多愁善感的女士抑或是狂热的信徒,会为一个夜晚的梦境改变自己的人生。自幼受到的教育让我倾向于做一个旁观者,清醒地活在他人的纠葛当中,然而面对盖茨比,我很难不怀疑自己常年保持的客观与疏离是否还能够奏效。

天亮的时候我听见门前的小路传来汽车马达的声响。我跳下床,拢了拢身上的大衣便走向窗边。现在时间还早,窗棂上结上了淡霜,我无意识地抠挖着镜面上的凹陷,想到再过上一个小时便要面对华尔街的证券市场团团转便有些沮丧。

然而就在我的意识无意识发散之前,盖茨比就注意到了伫立在窗边的我。也许是由于沮丧,他显得很颓唐,只是强颜欢笑着朝我挥了挥手。这样的病态让我不由得扬了扬眉,穿过草坪便朝他走了过去,也顾不上被露水打湿的衣襟。

“什么事也没发生,”他惨淡地对我说,“我等了,四点钟左右她走到窗门,站了一会儿,然后把灯关掉了。”

我尝试说服他离开,同时尽量不去想昨天晚上的那个噩梦,“你应当走开,他们肯定会追查你的车子。”我建议,因为盖茨比的车是明黄色的,十分容易辨认,“你最好到大西洋城去待一个星期,或是北上往蒙特利尔去。”

“那有什么意义呢?”他看向我,浅色的瞳孔里盛不下希望,“我还要等黛西的电话。”我明白他绝不可能离开黛西,除非他知道她准备怎么办。他在抓着最后一线希望不放,我也不忍叫他撒手。他在青春年少里遇上了黛西,那个女孩如同星辰皎皎,高踞于穷苦人激烈的生存斗争之上。

于是他陷落了。


“我没法向你形容我发现自己爱上了她以后感到多么惊讶,老兄。有一阵我甚至希望她把我甩掉,但她没有,因为她也爱我。她认为我懂很多事,因为我懂的和她懂的不一样……唉,我就是那样,把雄心壮志撇在一边,每一分钟都在情网中越陷越深,而且忽然之间我也什么都不在乎了。”他向我诉说着对黛西的爱意,而我就好像对待我遇到过的所有人一样耐心倾听。只是这一次,我带着十二分的真诚,而那个真正该耐心聆听的人早已因为“盖茨比”的粉碎而离去。

我听他道来杰·盖茨短暂的一生,从穷苦的出生到被富豪赏识,再到最后参军而认识黛西。我错过了一班又一班开往城里的车,掐着表计算自己剩余的时间却不愿离去,直到误了钟点。长叹一口气,我于是朝盖茨比耸肩,“你瞧,杰伊,我已经误了钟点了。”他的眼里顿时盛满了慌乱,向我道歉不是故意让我错过上班时间并同时表示愿意用自己的车来接送我。

我婉拒了他的好意,并问他借家里的电话一用——我记得自己还剩下几天的休假可以在今天使用,并假装作出沙哑的嗓音让上司明白过来我生病的处境。他答应给我放一天的假,我便正好应承下来。回过头看见盖茨比欣喜的目光,我好整以暇地笑笑,就当是给自己的一个小小休假。

初秋的海风还有些微凉,我婉拒了盖茨比游泳的提议坐在岸边,手里管家递过来的威士忌闪烁着粼粼的波光。我看他望向我期盼的眼神,也报以微笑。我于是想起了三个月前初见他的那个笑容,烟花灿烂映射在他的身后,他的笑容真诚地让人移不开目光。

也许是他的笑容过于炫目,让我忽视了墙根处一闪而过的黑影。威尔逊隐匿在墙根的阴影里,眼神晦暗看不清表情。


墙边的树影婆娑,透明的阳光骤然射进落叶的缝隙里。我被零星的光点吸引了注意力,于是下意识地看向泳池对面。威尔逊的面容和梦境中重叠,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杰伊·盖茨比。

梦境从未离去,它就在我的身边。我的身体在意识之前便自己行动了起来,推开了盖茨比,我却因此被威尔逊的子弹击中了。我能感受到体内能量的流失,一块尖锐的硬物就笔直地冲进了胸膛,我因此仰躺在大理石的地面上。

长岛的阳光悬在天空显得有些刺眼,我想抬起手却发现使不上力气。盖茨比从地上爬起来,神色慌张,尝试用手掌堵住我胸口上了孔洞,但鲜血还是汩汩地冒出来。他摇晃着我,“你醒一醒,old sport,你醒一醒。”我想回他一个微笑告诉他自己一切都好,可是眼皮却昏昏沉沉的,嘴里也好像含着铁块。一旁的电话依旧如此安静,仿佛置身于时空之外。我心下了然,黛西依旧没有联络上盖茨比。耳畔似乎回荡着盖茨比的呼喊,但我再也听不到了。


我似乎是死了。

在夏日的尽头、而立之年即将到来的时刻。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Majorie_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