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orie_M

杂食盖尼,valvert,中六,久澄,Lafayette/Hamilton
考完大学就填坑!

【悲惨世界 V/J】梦十夜·第二夜

·本文由夏目漱石《梦十夜》改编

·日式文风,日式措辞预警

·主要人物死亡,BE慎入

·人物ooc有,慎点

·声明:Les Miserable 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第一章


我和男人上路了。

男人的发辫淌着水,在土路上砸出一个个不大的水洼。我看他向前行走,抱着臂好奇地观察。

一个人能淌下这么多水吗?这水行得多了,能否变成一条真正的河呢?

大约是不能的罢。我思忖。


当啷。

道路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极度泥泞,双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似的。我听到了熟悉的水响声,水淹没到了我的胸口,让我无法呼吸。虽然全力疾步行走,却依旧听得见土伦的呼号。

我头痛欲裂。

土伦是什么地方?我曾在那听见深渊的选召。受伤的猛兽被关在那里,牵动锁链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

我为什么要到那个地方去呢?是我犯下了什么罪孽吗?若我确实犯下了罪,会被仁慈的天主宽恕吗?

我又是谁呢?


这时候,我看到河面上泛来一叶小舟,是漆黑的模样。这船与我之前见过的不大一样,它在水面上如蛇般滑行,悄然无声。

想必是很好的船吧。


我看到船上的修士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从左肩开始,继而穿过眉骨。他身被的斗篷和着风,微微晃动着,每走一步,漆黑的珠饰便发出当啷的响声。

原来那不是土伦的呼号么。我想。


待船行得近了些时,船上的人作了介绍。

我没听懂他的教名,但猜想是他报出了名号以示礼貌,便欠身作答。男人也回了他相同的话。

他于是邀请我们去附近的陋居小坐。


我从寮内退了出来,顺着长长的水渍来到了客房,男人早已不知所踪。屋里点上了昏黄的烛火,用斑驳的玻璃罩着,内壁上燎出烟熏的黑痕。我拨亮昏暗的烛光,一颗灯花掉落到灯座上。红的液体和银的座壁,灯花蜿蜒滴落,在贫瘠的地上剌出刺眼的疤。倏地,房间里一下子亮堂起来。

墙壁上搁着烤好的蓝色瓷片。显出几分寒意歪戴着头巾的是店主,他的手伸长着却空无一物。巷子里还有一个男人的背影,被大片靛蓝色泼洒着看不清表情。壁龛上供奉着十字架和权球,被繁杂的如尼文包围着。线香的余烬,依旧在暗处散发着香味。修士的居所在教堂后。夜已深沉,四周寂静无声,门可罗雀。油烛的影子映在黑糊糊的天棚上,抬头望去,这影子像是在蚕食室内仅存的光明。

“你是个贼,是贼就该上土伦去!”修士站在我的身后。“用苦役去清赎你的罪。”

我不语。

“你生气了?”他看着我,“如果委屈了你,你就拿出悔了过的证据来。”说着,修士推门出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里。

若是百年前,我大概是会生气的罢。我左手掀起坐垫,往右边探了探,从那儿摸出一把铜质短刀,冰冷的鸦青色映着烛火,险些灼伤我的双眼。

我摇摇头,将它放回了原处。


线香的气息缭绕在房间内,似乎朦朦胧胧,还能听见祷告的吟唱声。蜿蜒的烛泪、缭乱的文字、靛蓝的瓷板我眼里时有时无,若隐若现。

我安适地坐着。


蓦地隔壁客堂的座钟“铛——”一声开始报时。

我紧接着听见水滴落的声音。

“时间到了,”男人说,“你还要继续跟我走吗。”

我点头。

线香完全散去了。空气中飘着海腥和墓土的气息。

-END-

1. 最后一句借鉴了另一篇梦十夜的改编文,作者 戴草帽的S君,侵删。


暂时地回来了(´・ω・`)


评论 ( 2 )
热度 ( 2 )

© Majorie_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