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orie_M

杂食盖尼,valvert,中六,久澄,Lafayette/Hamilton
考完大学就填坑!

【悲惨世界 V/J】晨星陨落之时

·来自和 @洛九安_ 的一句话作结尾的文手挑战,这里抽到了以“我爱你”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u°●)

·法律系统和审判罪行都是作者的臆想,18th没有这样的法律,没有! 

·作者是个法盲,不会写审判(况且也不是真的审判),所以和现代法院的流程会有不同

·在原著和音乐剧设定里摇摆不定,ooc预警,剧情无脑,慎点

·声明:Les Miserable 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Summary:Valjean和Javert被以同性恋罪处以死刑。

 


 01

Javert从昏睡中醒来。现在是凌晨,教堂的钟声刚响了四下。天空刚泛起鱼肚白,警探披散着头发,沐浴在微光里。Valjean侧躺在他身边,还未醒来。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Javert翻身下床,他打开门,他的部下站在外面。他们穿戴整齐,手里握着逮捕令。他们给他缠上镣铐,冰冷的死亡在他手中跳舞。

 

“Inspector Javert,有位市民指控您与一名同性有媾合行为。根据相关法律,请和我们一起接受调查。”

 

“……。”

 

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Javert打量着他的下属,冰冷的眼神不由得让面前的人打了个寒颤,“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那个Thenardier是帮派的人,你们没有去调查他手下的脏款,反而来我这里,难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义之举?”

 

为首的人露出为难的神色,他当然不想和往日的同事针锋相对。“探长,我们只是接到了举报而已。请让我们进去——如果您什么都没干,那这也正能证明您的清白,不是吗?”

 

“……”

 

探长不说话了。

 

 

老旧的楼梯上突然响起了吱呀的脚步声,Valjean走下楼。“亲爱的你今天起得可真早……”他打着哈欠,是睡眼朦胧的模样。即将脱口而出的下半句话卡在喉咙里,看着门外黑压压的人群,Valjean的脸上头一次没有了笑意。

 

Javert的太阳穴又跳了跳。他重重拍上门,无视掉门外下属齐刷刷的抽气声,朝愣神的Valjean大吼快跑,然而眼前的男人一步也不走开。

 

“你到底在干些什么,24601!”Javert有些气急了,他压低声音朝对方怒吼,喉咙里发出嘶嘶声好像的猫儿的尖叫。

 

Valjean原本还有些紧张,可事已至此却也平静了下来。他知道Javert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这个人的操守——他是不会和自己一起逃亡的,即使从当初在下水管道尽头放了他一马,到现在对两人的日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骨子里还是那个崇尚法律的固执警探,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违反更多的法律。

 

他不会接受堕落的自己,即使他接受了早已悔改的赫耳墨斯。¹

 

 

“你不准备逃走。”Valjean看着身前的人,他的胸腔搏动得异常厉害,以至于不得不加快呼吸来维持平衡,“不要否认,Javert,我看得出来。这么多年下来,敌人远比你自己看得更清楚。”

“这不是一回事。”Javert跨步上前,金发在晨曦微光里微微颤动。若是在平常,他们也许会在阳光下交换一个温存的吻,可现在他们站在一起,却是剑拔弩张的气氛。

 

“该死,Valjean,你是个逃犯,那串数字还在你的胸口上烙着呢!你想怎样,再一次被抓进土伦,直接被判无期徒刑?或者你还想尝尝枪子的滋味?”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脱口而出,奇怪的是,胸口郁结的空气突然消失殆尽,平静与安宁笼罩着他。他于是抬起头,朝气急的男人微笑。

 

“我是不会逃走的。”他摊手,“之前在土伦,我越狱是为了婶婶的儿子好吃上一口面包;在蒙特勒伊,Fantine将Cosette托付给了我,我不得不离开;下水道那一回,是因为我的好女婿Marius Pontmercy生命垂危——”

 

“而现在是你,Javert,你是我离开的理由。”

 

“而我知道你不会离开这里,Javert。我知道你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也知道你这么做是想要保护我。”唇间的苦涩愈发浓郁了起来,微笑被痛苦所浸染。这里曾经是他们相聚的地方,碗碟碰撞的声响悦耳动听,他坐在椅子上,询问Javert是非需要多来点红茶,眼里溢出温柔的星光。

 

可是现在,这些声音都停止了。光被扼杀在地平线以下的地方,漆黑的天幕下没有星辰闪耀。旧日光华散去,只留下一地残垣断壁,陈腐又破败。

 

Valjean再一次挣扎着开口,眼中的痛苦仿佛要灼伤他的爱人。“我已经厌倦了,Javert。我不想再过这种只能活在黑暗里的日子,每次牵上你的手都要在夜里做无数遍的祷告。”

 

他上前握住Javert的手。

 

“主耶稣曾派Myriel主教来拯救我的灵魂,我顺应他的感召;而现在,我自甘堕落,因为我想要真心爱你。”

 

“许是命运带他们来到这里的吧。如果这是我应赎的罪,那我便接受它。”

 

“我有罪,人生而有罪。对于它的惩罚,我甘之如饴。”

 

而Javert也回握住他的。

 

“我们的罪早已赎不干净了。”

 

他们微笑了。

 

“那么,就在这片我们所爱的土地上迎接属于自己的命运吧。”

 

“我们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02

他们被带去了警局,簇拥着七八个警员,没有戴手铐,估计是为了保留前警探的最后一点尊严。

 

口供、笔录、签字——Javert曾经最为熟悉的条条框框现今成了束缚的枷锁。藏匿逃犯,也许他会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但Valjean就没那么幸运了,不清白的过往会让他永远劳作,背朝着天空,面朝着贫瘠的土地,嶙峋的疤盘根错节地生长在四肢上,鲜血顺着皮肤的纹理滋养土壤。

 

他们被塞进颠簸的马车。Javert靠在身后的硬木上,黑暗中那一双双狼一般的眼睛狰狞地闪烁着。他又将回到老地方,只不过这次是作为囚犯。他已许久未尝过塞纳河河水的味道了,可现在那汹涌的河流和咸湿的泥土味正窒息般地压在他肩头,沉重得好像要冲垮他的灵魂。

 

“希望我们在Toulon可以住在相邻的监狱里。”他听见Valjean这样说道。这个人罪孽比他深重²的男人正在安慰他,未束缚起来的双手摊在膝头,他似乎看见了男人隐藏在长袖衬衫下伤痕累累的手腕。一双无形的手仿佛扼住了他的喉咙,即使面临旧日的阴影追赶,他的爱人却依然朝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就好像之前每一天做的那样。

 

Javert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03

 待马车驶到目的地时天已大亮,阳光干净而强烈,他们走在碎石子铺成的小路上,Javert发现这不是通往巴黎法院的大理石路。

 

“你们要带我们去哪。”他有问题,于是便问了出来。身边的法警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棕褐色的瞳仁里没有鄙夷,反倒多了几分怜悯。

 

事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我们到了。”他们在一处建筑前停下。Javert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建筑上金色的大字在强烈的阳光下着实又些刺眼。

 

是宗教法庭。

 

 

“姓名?”

 

“Fauchelevent.”/“Javert.”

 

“请检察官陈述被告的罪行。”

 

“同性恋罪。”

 

“被告人,你们可还有什么要陈述的吗——鉴于你们非正当的同居,在房间里只有一张床的情况下?”他们抬头看向正在寻他们开心的首席法官,银白色的假发遮盖着他没毛的脑袋。都说聪明的脑袋不长毛,在这却不显得那么适用。不,也许他的聪明才智都拿去羞辱了他人,所以才会作些不公正的审判。

 

 

“有的,法官先生。”Valjean飞快地开口,抢在Javert前陈述自己的罪过,“这些都是我的原因。是我迫使他这样干的,他也从没有答应过我的任何请求。”

 

一个糟糕的借口。

 

“那是因为你什么也没有问过我。”警探不慌不忙地开口,他嗤笑出声,“Fauchelevent先生从未强迫过我;反倒是我常利用警务之便顺道巡逻过他家门前。”很显然他在说谎,但这已经算不上什么了。他要帮助Valjean脱罪,这是他该做的,也是唯二次顺从内心的选择。

 

书记员飞快记下了他的证词。

 

“Javert……!”Valjean转过头,怒于身边的人的突然打断,“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Javert咧开嘴,露出了一个恶毒的微笑。Valjean记得,当年在滨海蒙特勒伊时,Javert揭穿他的身份时,他也是这样笑的。

 

那是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你永远也别想逃跑,24601。”身边的警探凑近他,温暖的吐息喷洒在耳廓,却冷得让人颤抖。群星笼罩着的蓝眼睛里是化不开的偏执,警探现在只有气极时才会喊他24601,“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跟你一起。”

 

“我们纠缠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差剩下这会儿了。你说是不是?”

 

“你……”Valjean气急,他压低声音瞪着Javert,“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不,我知道。”看着Valjean气急败坏的样子,警探内心却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平静。

 

“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

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

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³

 

他想他的表情一定很奇怪,一个与罪犯水火不容的警探,现在要同他花一生去追捕的逃犯共赴死亡。

 

而他却不后悔。

 

“那么,以上帝的名义,你们将被处以火刑。”

 

 

04

次日的巴黎街道熙熙攘攘站满了人群。Valjean和Javert坐在囚车里,经受不同人的指指点点。他们被绑在几尺高的罗马柱上,脚下堆满了点燃的柴火。

 

Valjean侧头回望自己的爱人,发现对方也正凝视着他。Javert金棕色的长发已经被熏成炭火般暗沉的颜色,此刻正狼狈地蜷伏在鬓边。他看着自己的爱人,焦黑的脸上是烧灼带来的痛苦神情,可眼神中却充满笑意。星光璀璨,仿佛映照在他灰色的眼里,他尝试着向爱人露出一个安抚性质的笑容,却牵拉到之前被市民殴打时的旧伤口。

 

Valjean突然感伤了起来,他看着火刑柱下慷慨激昂的人民群众,他们的神情激愤,灵魂丑陋,如同没顶的渡鸦扑簌浩荡。这群动物嗅着死亡的腐朽气息前来,肆无忌惮地啄食献祭给上帝的羔羊。

 

熊熊烈火早已将大地染成鲜血的颜色,Valjean抬头,浩瀚苍穹湛蓝广袤如同千年以前,日升月殁,从未改变。这地上人间炼狱的景象从未传达过给上天,而全知的上帝也未曾听见他的呼喊。

 

主耶和华拒绝救赎他。

 

他和Javert遭到了主的遗弃。

 

他想起了街垒的小子们,想起了那一个个忙碌的身影,那一双双被理想浸染的眸子,还有那些慷慨激昂的演讲。

 

可最后他们还是失败了。

 

他们被巴黎的市民抛弃了。

 

被那群“善良”的市民。

 

 

再一次,Valjean看着地下的人,他们大都信主,他们是耶和华顺和的臣民。他们曾经尝试救赎他人,他们用爱赦免每一个人。可是现在,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阶层的男男女女手拉着手,微笑着站在一起,似乎从未彼此相爱过。

 

他看见刽子手穿过密集人群来到法场。人们包围住他,和他说话,他是行刑者,现在却是他们的英雄。

 

“烧死他们。”他们说着,这就是善良的巴黎市民。

 

真正的恶魔,不是小偷强盗,也不是穷凶恶极的杀人犯,而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信徒。

 

然而这些愚蠢的国民,从来就没有让自己成为杀人犯的觉悟。他们只会自己身在明处,等待着别人在暗中将从社会中抹杀,因为这样一来,就不用再深入考虑关于合理性的问题,他们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是美好而健全的,即使那对即将死去的眷侣没有犯下任何道德上的过错。4

 

又或许他们的确有罪。

 

因为他们的爱情让巴黎感到恶心。

 

 

“Enjolras.”在火焰升腾起的金红色的光芒下,Valjean似乎看到了那个金发的学生领袖,他向他伸手,喃喃低语,“难道这样的巴黎市民也值得你拯救吗?”

 

随后Valjean笑起来,右手伸向虚空堪堪握住不曾存在的圣杯,里面盛着用鲜血浇筑的浆琼美酒。

 

那是他们的血吗?

 

喝下有罪之人的血,心灵也会变得同样污浊吗?

 

全身心地去爱一个人,难道是错误到需要以生命为代价去交换的吗?

 

然后他看见Javert朝他扬起了嘴角。焦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不苟言笑的警探虚望向浩瀚长空,接着和他一样举杯致意。

 

“敬死亡。”

“敬爱情。”

 

“Je t’aime。”

 

 

热风带走了他们的誓言,千言万语都融汇在那未竟的三个字里。

 

这是一场无人悲怮却依旧盛大的葬礼。

 

END

  

 

注释:

  1. 赫耳墨斯:古希腊神话中的商业、旅者、小偷和畜牧之神。也是众神的使者,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罗马又称墨丘利。
  2. 仅在法律上而言,Valjean比Javert有罪。
  3. “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语出《圣经》。
  4. 段落改编自日剧《Legal High》。

 

===========无脑碎碎念============

很好,又是一篇狗血大作。原本准备三月法国txl(河蟹)节的时候发,然而拖稿使我快乐(xxx

最近刚补了大悲原著(之前只看了小警察跳河的部分我有罪),然后毫不意外地在原著和音乐剧之间摇摆了起来……!总体上还是跟着音乐剧的感觉走,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总感觉读起来怪怪的(也许是因为上半截是上个月写的xxx),如果有好的改进意见欢迎评论,这里愿意和您一起讨论(●°u°●)

然后就是最近期中考试,6门全炸也是很厉害……因为分数原因,近期会很咸(甚至会暂时出圈),等到十月应该会回来的,坑也会填完的,请不用担心(●°u°●)​ 

评论 ( 64 )
热度 ( 45 )

© Majorie_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