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orie_M

杂食盖尼,valvert,中六,久澄,Lafayette/Hamilton
考完大学就填坑!

【3.14白色情人节贺文】Cosette不知情地送了一波助攻


·3月14日白色情人节贺文。
·主Valjean/Javert,微量Marius/Cosette(Marius永远活在大家的对话里!),微量E/R。(斜线有意义)
·现代学生设定,Valjean和Javert有前世记忆,其他人没有。


Summary:
Cosette在白色情人节时送了Valjean两块和Marius做的白色情人节巧克力,用来感谢他对于自己和Marius恋情的助攻。
然后Valjean把它送给了Javert。



01

春日阳光融化了树梢的冬雪,敲打在窗棂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风卷起雪白的帷帐,教室里吊扇转得吱吱呀呀。

“Jean?”Valjean听到声音转过头,后桌的Cosette正用笔帽戳着他的背,蓝眼睛是闪着愉快的光,“Jean,今天是白色情人节,你想吃巧克力吗?”说着她摊开手,两块心形的糖球静静卧在手心,少女的心中洋溢着欣喜,“这是我和Marius一起做的,我们都想好好谢谢你帮的忙。如果没有你,我们两个几乎没可能在一起。”

“当然了,你也可以把它送给其他人,”Cosette眨眨眼,用埋怨的语气絮絮叨叨地说着,然而其中洋溢的幸福却出卖了她,“Marius坚持一定要送巧克力,不过我怕你不喜欢吃甜食——所以如果你有自己喜欢的人,还请一定要送给她!”Cosette神秘地凑近Valjean,“相信我,没有女孩子能够拒绝白色情人节的巧克力——更何况是Valjean你送的。”

“谢谢你Cosette。”Valjean笑了笑,不可置否。他接过了Cosette的巧克力——说实话,他有些不知所措,即使是前世的养女,情人节收到巧克力这件事还是让Valjean感觉不太自然——他当然知道白色情人节的巧克力意味着什么,即使这只是简单的谢礼。不过他还是礼貌地向两人的好意致谢,然后盘算着如何在不显得突兀的情况下将它转送给别人(要知道他对甜食向来没什么兴趣)。

然后他想到了Javert。



02

Javert最近无比郁闷。

作为LM的纪律委员,他永远是出外勤那个——原因是他的正直让老校长深切感受到了“法律正义在人间的化身”,而这位“人间的化身”现在正戴着校监督员的臂章,一个人坐在学校树下的小花坛上,用充满怨念的眼神,扫视牵着手在学校里来来往往恩恩爱爱的小情侣,确定他们没有“作出任何出格的举动”。

今天是3月14日,白色情人节。如果眼神可以杀人,Javert可以确信自己已经被热恋中的男人和女人们戳出了无数个坑。

天知道他在这短短一天内经历了什么。

今天早上,他无意撞见了一对热吻的情侣,然后在两人齐刷刷的视线下咕哝了一句“抱歉打扰了”狼狈离开。

然后是中午,在他面前,一个可爱的姑娘正把另一个壁咚在墙上,单手揽着对方的腰,然后往脖子上就是吧唧一口。完事了还搂着自己的姑娘宣誓主权似的朝他比了比中指,扬长而去。

最后是课间休息。在巧合下,他碰见了前世的街垒男孩,那个严肃的学生领袖,号称今生只爱法兰西的金发阿波罗。而那位当事人正扯着同班酒鬼的领子,把对方摁在厕所洗手台上,后者修长的双腿环绕在Enjolras腰间,接吻的啧啧水声回响在空旷的厕所里。Javert敢打赌,若是他没撞破这两个人的好事,那双原本正不怀好意地抚摸着Grantaire腰侧的手绝对会伸进他的裤子里。

……等等为什么你们两个也混在里面哦!
Javert觉得自己快被闪瞎了。

见鬼的白色情人节。



03

坐在花坛上,前警探周身被低气压笼罩着。他已经受够了今天发生的一切——谁能告诉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白色情人节,为什么所有人都像发了情的种马一样开始卿卿我我?

紧接着他看见Valjean向他跑过来。那个人的身形逆在光里,太阳给他镀上一圈浅浅的光影,那个人在微笑的晨光中伸出手,一如当年滨海蒙特勒伊相遇的市长Madeleine。就算像Javert这样自认铁石心肠的法律铜像也不免感慨起他们前世的过往来。

——然后前者给了Javert一块心形的情人节巧克力。
——很好,现在连学校唯二的正常人也开始神智不清了。

但很显然,Javert不能直接表达出他心里的想法。谨慎的探长急需避免空气中弥漫着的尴尬气氛,于是他皱着眉表达对于Valjean无缘无故送他巧克力的困惑,不出意外,他得到了一个和情人节无关的回答。

“Cosette给我的。她说我撮合了她和Marius,这是谢礼。”Valjean于是摊开手,他看向Javert,嘴角挽起一个随和的笑,“我听说你喜欢甜食。所以Javert,你来尝尝看?”

“Jean Valjean。”Javert看向他。不知道是不是被白色情人节的可怕气氛影响,还是未得到想要的答案,他的内心有些烦躁,“你知不知道白色情人节送人巧克力的含义?好吧我打赌你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样毫无长进,一个善良又愚蠢的……”

他随即噤了声,Valjean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们离得太近了。这显然不是一项符合礼仪的举动。Javert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烧起来了。


然后他听见了Valjean的告白。

“我当然知道。”
“Javert,我喜欢你。”


他感觉自己愣了一秒,然后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那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他看着Valjean自暴自弃地低下头,举起手来,生怕他拒绝一般,语速飞快地说完了接下来的话。“是的Javert,我喜欢你,从1832年就开始喜欢你了。我很抱歉,我原本没想说的,如果这让你不高兴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说半句。”

“所以……”Javert犹豫了半秒,好像猫科动物试探并确认对方的反应般,最终还是选择了一种较为委婉的语气,“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是想做我的……恋人?”上帝,他真的不适合说这种话。昔日牙尖嘴利,能把死人从坟墓里气活的探长今日不知怎么的差点闪了舌头。

“也可以这么说吧。”Valjean绞紧了双手,他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Javert,我不是有意要和你说这些的。如果这份感情对你来说是一份负担,那你尽管可以拒绝——你可以不主动、不负责,也可以当这事从没有发生过,决定权在你的手里。我只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份的感情有所负担。”
“如果它让你困扰了,我很抱歉。”

“我以为我们是敌人,只是最近才有了些改善而已。”Javert没有理会他的道歉,他被弄糊涂了——攥紧了膝盖上的布料,探长的声音有些干巴巴的,“你看,我追捕了你近二十年。你一定恨过我。”

时间仿佛凝窒了一般,Javert感觉自己又说错了话。他有些慌乱,想要尝试着说些什么,却听见Valjean的声音自身侧响起。


“……天呐。Javert你怎么会这样想。也许我们曾是敌人,但远不止如此。”Valjean摇了摇头,他惊讶地看着Javert,“没有,我从没有恨过你——你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所在,仅此而已。”他随即意识到探长没有正面拒绝自己的告白,眼中好像要迸发出耀眼的光来,热烈到几乎将坐在长椅对面的人灼伤。

“敌人、朋友、上司、下属,抑或是囚犯与警探——你放走了我,Javert,你救赎了我。我们的关系从来都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上帝将还存有前世记忆的我们扔到这个世界,这难道不也是一种缘分,难道不也是上帝的旨意吗?”

“……你还害我失去了信仰。”Javert挣扎着试图掩盖颊上的红晕,于是他气呼呼地转过头,只留给Valjean一个扎着马尾的背影。他一定是疯了。天知道他一开始居然也想用“救赎”这个字眼来形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只不过调换了一下对象,“你知道自己要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

“当然。我会一直在这里,直到罪孽消除的那一刻——”这时,端坐在花坛上的Valjean突然微笑着凑到自家探长的耳边,吐息温热喷洒出暧昧的情愫,包裹着巧克力的甜香,“不过现在我感觉这份罪孽永远已无法赎清啦——所以能否让我一直呆在您身边呢?”

“……好吧,我想我没有意见。”Javert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因为紧张而显得格外沙哑干涩。


然后Valjean起身吻住了他。他们双唇相贴,未尽的言语淹没在一个甜蜜的吻里。Valjean的舌头舔舐Javert的牙关,顺着春日微风和煦的气息描摹恋人嘴唇的形状,是意料之中的柔软。他感觉到脑中名为爱的情绪破土生长,最后炸成千万点的璀璨星光,手环过Javert的侧腰,缓缓收紧,Valjean尝试加深这个吻,仿佛用尽一生的勇气。

在1832年之后的两百多年,隔着六月革命的热风与亡魂,唇齿间弥漫着喧嚣与烟尘,Valjean终于感受到了失而复得的欣喜。即使这个吻只是永恒世界中的一个瞬息,他们也不过是湮没在茫茫人海中的一对眷侣,如此渺小,又如此微不足道——可他拥着自己的爱人,棕褐色的眼里自此寻不出第二个人。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他伸手搂住自己的爱人,声音沉沉浩荡宛若誓言,每个音节上都开出铿锵的花。

这是世间最长情的告白。


END



注释:
1. This is the price you have to pay. 出自Javert的唱段。


======关于白色情人节的碎碎念======

好啦这篇贺文终于完结,并且在白色情人节的凌晨十二点发出来啦!说实话,对于一个完·全不懂浪漫的作者,这篇贺文简直花掉了
我所有的少女心【笑 然而行文当中还是感觉有些词不达意,文艺(有吗 和诙谐当中的转换也有些生硬,所以今后也还会多多努力(●°u°●)​ 小可爱们如果觉得有哪些地方写得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可以评论或私信我,让我们在valvert的大旗下一起进步,一起产粮!

到现在为止谢谢你的耐心观看,也希望你3.14白色情人节快乐!笔芯芯!

评论 ( 8 )
热度 ( 57 )

© Majorie_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