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orie_M

杂食盖尼,valvert,中六,久澄,Lafayette/Hamilton
考完大学就填坑!

【悲惨世界 V/J】风雪中无声的葬礼

·主要人物死亡,BE慎入
·人物ooc有,慎点
·作者对宗教不甚了解,行文出错还请指出
·声明:Les Miserable 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01
“Javert,如果我死了,你会好好地活着吗?”突然的一个冬夜,正缩在壁炉边沙发里的Valjean转头看向身边的警探,说出了这句话。他的眉眼中带着笑意,却不是玩笑的语气。温暖的火焰攀上了他半边脸孔,雪白的胡子成了橘黄色,整个人笼罩在生命的颜色里,“Javert,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探长垂下眼睑,他装作对壁炉里腾起的火苗很感兴趣,过了一会儿才开口,也许是预感到了什么,他的语气不同于年轻时的锋芒毕露,反而带上了些安抚的性质。“你只是累了而已,Valjean,别想那么多。这么多年你不也还是走下来了吗?只要你想,明天的太阳一定会照常升起——而我们也可以继续走下去。”
Valjean微笑着却没有回答,慈祥的眼里有火光跃动。
然后他靠上了Javert的肩头。
他沉睡了,再也没有醒来。

02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Javert浑浑噩噩,只依稀记得自己遵从着警探的专业素养,跑去大街上叫了医生——没有警察,因为他自己就是。石砖路上人流马车熙熙攘攘,是日常巡逻的地方,可此刻的他却觉得陌生得要命。
他活着,却好像死了——灵魂被抽出体外,余下空洞的躯壳。他是行尸,没有了Valjean的生活变得毫无意义,这个人给了他救赎,却也将他的余生带入了永劫的牢狱中。
他还是去了Pontmercy家里,虽然他不喜欢这个曾经苛待Valjean的男孩,却必须和Valjean的女儿——现在的Pontmercy夫人——讲述她养父的死讯。他听见Cosette爆发出的抽泣声,心中空落落的一片,却一滴泪也没能流出来。
余下的几天里,Javert看着陌生人在屋子里进进出出,Valjean被抬进了漆黑的棺椁,修女们环绕着他念起祷词。屋子里的陈设还是原来的模样,Javert甚至感觉那个人从未离去。墙上的石英钟一下接一下地敲着,壁炉里的火明了又灭,一切事物正按着原定的轨道行走,只有那把扶手椅上少了他最熟悉的人。
而对此,他无能为力。

03
葬礼很简单,来悼念的人却不算少——虽然Valjean没什么亲眷,葬礼中与他相熟的只有Cosette,Marius和Javert,但一些受过Fauchelevent先生恩惠的人却闻讯赶来——确实,这位先生生前积德行善,死后便理应称功颂德,受万人景仰。

“慈悲的天父,今日我们在此,要为Fauchelevent的弟兄姊妹献上祷告,这位正直的先生已经走完了世上的路程,被主接去。我们深信,由于主耶稣基督救赎的大功,凡一切相信主,接受主,照主真道而行的人,他的灵魂必蒙主救赎,在天家得享安息。正如主所教导我们的:‘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¹

——可此刻又有谁是真正认得他的呢?又有谁能完全了解这个主座下的信徒?不管是24601,Madeleine,还是Fauchelevent,这些名字都只是一个代号,一段回忆的缩影——一个曾经的逃犯藏身的轨迹。
没有人知道Valjean究竟是怎样的。
而那个真正了解他的人啊,却龟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一言不发。

04
只有当教堂里的人全散净了,探长才从座位上起身——他的表情冷得像石头,长靴踩在地上发出脆响,北风的怒吼敲击着窗棂,此刻正回荡在冰冷空旷的大厅里。
Javert仰视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神祇的独子,他头戴荆棘之冠,肋下还有被长矛刺破的疤。可弥赛亚²的面容平静而安详,让人生出想要跪拜的冲动。
“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和平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³——是主的话语。
——我仁慈的主啊,这个我跟随了半生的男人,这个我爱的也爱我的男人,他能被您原谅吗?他会被您原谅吗?⁴

抬起手,Javert尝试着抚了抚纯黑的棺椁,就好像从前抚摸爱人的脸庞那样——可冷冰冰的棺椁毕竟是死物,又哪会有活人的温暖呢。
Valjean给予他救赎,他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光——可他们的关系在主的面前却是禁忌,是来自俗世的原罪,这份罪孽流淌在血液里,是枷锁,也是深埋于肉体的烙印。而在他棺椁前站立的,便是来自地狱的Asmodeus,将圣人推下神坛的始作俑者。
——如果Valjean不能去往主的座下,那Javert便是那引诱他的蛇⁵。
——他是他的罪孽。
忽然一滴滚烫的眼泪就这样划了下来,他随即听到了挚爱死去的声音,那是风雪中无声的葬礼。
探长转身狼狈冲进巴黎的夜幕,像是要将旧回忆连同棺椁一起埋葬,又像是为了逃避耳边塞纳河隆隆的水响。
大厅里似乎传来一阵叹息,只可惜没有人听见。

05
若您认为我们的好探长会重新走上Pont au Change[6],消失于塞纳河的水响里,那您便错了,错得彻彻底底——他从未有过同Valjean一起撒手人寰的打算。同Valjean一样,他信仰那全知全能的主,而那位神衹脚下的臣民不能以自裁为手段逃避世间的苦难——即使现在的他和Valjean已违背与主立下的约,犯了深重的罪孽。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要到Valjean那里去,不论他在哪里,是天堂或是地狱。
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甚至死亡也不能。

“你到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
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
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你在哪里活,我也在哪里活。”[7]

有那个人在的地方,就是他的世界。
不论是蒙受主的恩典还是地狱的永劫。
只是这余下数十年的风霜雨雪,他要一个人慢慢熬过。

——我是HE(误)的分割线——

事实上,这些故事从未发生过。
因为那些未曾诉诸于口的话语,早已淹没在了塞纳河汹涌的激流里。
-END-


1. 《圣经新约·启示录》14章13节。
2. 弥赛亚:Messiah,指的是上帝所选中的人,《新约圣经》主张耶稣就是弥赛亚。
3. 《耶利米书》第29章11节。
4. “他能被您原谅吗?他会被您原谅吗?”:来自Javert’s Suicide,有改编。这里其实是希望突出探长前后两种不同的心境。原文“Shall his sins be forgiven? Shall his sins be reprieved?”
5. 伊甸园内引诱夏娃吃下禁果的蛇。
6. Pont au Change:兑换桥,原著中Javert自杀时就是从这座桥上跳下去的。
7. 语出《路得记》, 1:16-17,有改动,原文最后一句是“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

解释一下04和05的内容:
在天主教教义里曾明确说过同性恋是一种罪孽。《利未记》十八章22节中有过记载,“不可与男人媾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所以小警察才会认为自己和Valjean会下地狱。Valjean虽然是个逃犯,却乐好善施,还救下了Javert,因此罪孽应该被洗清。然而他们两个,通俗点来讲,却搞在了一起,Javert便认为其中有自己的一份责任——如果Valjean没有救下自己,那他本人必会上天堂。但同时,Javert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如果Valjean可以上天堂,那他必然要跟着Valjean一起去,于是便要规范自身并洗脱罪孽,不能自杀(不然便无法回归天堂)。


——这两次差不多算练手吧,接下来估计可以开始写小甜饼了。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Majorie_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