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老公的刘海儿

杂食valvert,柒七,中六,久澄,Lafayette/Hamilton(●°u°●)​

【悲惨世界 V/J】The Judgment Day (上)


·关于十周年和电影版小警察没参加天堂大合唱的怨念产物
·因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审判(?),所以和现代法院的审判流程会有不同
·ooc有,慎点
·声明:Les Miserable 中的人物不属于我
 


Javert匆匆走过走廊,墙壁上留下晃动的影子。今天不是一个寻常日子,曾驻滨海蒙特勒伊市的好探长,巴黎市第一警探今日即将面对一场审判——鉴于“犯罪”情节的特殊性——他结束了自己的性命,消失在塞纳河汹涌澎湃的激流中。按常理来说,自杀的人将永远无法抵达天堂,他们会堕入地狱经受烈火永恒的惩罚,无法超脱。


然而鉴于年代的特殊性,更何况探长的死颇富争议,以至于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审判在天主的国度拉开帷幕——关于是否应破例赦免这位探长,让他的灵魂受到与常人一般的平静安宁。
 


“姓名?”


“Javert.”


“职业?”


“曾驻滨海蒙特勒伊的一级警探,巴黎市第一警探。”


“请检察官陈述被告的罪行。”


“是的,法官大人。作为此案的检察官,我在此谨对被告的行为提出两项指控——由于这位探长的个人偏见,他害死了一位名叫Fantine的纺织厂的女工。不仅如此,Javert先生,作为滨海蒙特勒伊的警官,他任由Toulon的罪犯将Champmathieu先生错认为那名逃犯,差点导致这位先生蒙受冤屈。最后,他作为滨海蒙特勒伊的警官和巴黎市第一警探,罔顾人伦道德,执行当局定下的不公正的法律,迫使一位善良正直的先生被迫隐姓埋名逃亡二十余年。”


这番指控言辞尖锐,甚至有失偏颇——Javert瞪视着检察官先生,心中升腾起一股火苗,不忿又迷惑。他的手指掩藏在大衣口袋里,紧握着纠缠在一起,指尖因用力而微微发白。他不由得开口争辩:“这是什么鬼话!那个名叫Champmathieu的人,他本就犯下了偷盗罪,这是他应当承受的代价。虽然我承认在这事上我确实存在着疏漏——但世人遵守律法乃天经地义。您为Jean Valjean伸冤,指责我迫害一位善良的老人——难道一位警探要罔顾自己的职责所在,凭借自己的意志去宽恕一位罪犯吗!”他摇头,“先生,您错了,作为一名警探,我代表着人间的律法,而律法不能被打破¹——”


“得了吧探长,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在追寻了那个人这么多年以后,您真的没对信仰的法条产生哪怕一丁点的怀疑吗?”那些参与革命的学生中的一个咧开嘴朝他叫着,沙威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有一头黑色的鬈发,身上散发着酒精的甜香。在他身后,几名陪审团员——大多是街垒的学生——赞同地点了点头。
“而且正是这位正直的探长先生,罔顾法律,放走了自己的逃犯——那位Jean Valjean。”古费拉克的声音也插了进来,陪审席开始变得乱哄哄的,“他还因此跳下了塞纳河哩,就如同小说画本上演绎的那样,多么地感人——”


陪审席上传来一阵哄笑。


 
又来了。


那从未远去的过往,随着灵魂的拷问逐渐加深的困惑。


如果说上辈子有什么疑问一直困扰着Javert,那便是这了——他为什么放走Jean Valjean?因为他在街垒救下了自己?然而他为了匡扶律法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自然也不会因为一个逃犯的恩惠而选择死亡。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引导着他——难道是法律的虔信者受了撒旦的蛊惑?


他的脑中混沌,所有的疑问像是一个线团,缠绕成了死结——正义,道德,法律——三者相交相融,却又仿佛是神界的狄俄尼索斯²充斥着矛盾。心中法律与公义的思索和自身言行的拷问早已使Javert疲惫不堪。很显然,接下来的讯问,站在席前的这位曾经的巴黎第一警探已无暇应对。
 


“——您还害死了Fantine,并错误地指控了一位无辜的先生——如果不是因为Valjean先生的诚实,那么这位先生³的余生可能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检察官先生敲了敲桌子,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我的陈述就到此为止,现在请被告人为自己辩护。”


——辩护,这该死的辩护。他确实有罪,这毋庸置疑。在Fantine死后,他尝试去了解她的一生(虽然本人拒绝承认这一点),发现了被埋藏的真相——这是他的过错,是他相信了那位先生的一面之辞,治了Fantine的罪——法律的虔信者若是因为自身的倾向性而受到干扰,最终阻止了正义裁决的降临,那他便也没有资格称自己代表着法律。


最终,翻涌的情感自眼中平息下去,他自嘲地笑了笑:“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我有罪,那就请治我的罪,这是我所应得的。”
 


在追求法律与人间正途的路上,Javert绝对不是畏惧痛苦的人,如同朱蒂提亚手中的天平,他会冷静地看待一切,公正地裁决一切——包括他自己。


“请陪审团作出裁决。”不大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如同法槌敲击在每个人的心里。


陪审席瞬间炸开了锅,叽叽喳喳的声音比雀子还喧闹不少。过不了多久,陪审席再次安静了下来,在一次匿名投票过后,裁判长举起了法槌。


“我谨代表法律的庄严与荣誉,对探长沙威做出判决——”


——是了,这便是对我的审判。


“——有罪。”


Javert叹了口气,闭上眼。


——主啊,您还是未宽恕我的罪孽。
 


「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干。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


「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大发震怒,也不要永远纪念罪孽。求你垂顾我们,我们都是你的百姓。」
                                             ——《以赛亚书》
 
 


*Valjean下章出场,然后就可以救赎小警察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啦!


注释:


1. I am the law and the law is not mocked. 出自Javert’s Suicide。


2. 狄俄尼索斯:宙斯与凡间女子塞墨勒的儿子,具有双重性格,给人以迷醉,同时又残忍易怒。


3. 原作里的Champmathieu似乎因为偷窃而被逮捕。


4. 朱蒂提亚:古罗马的司法女神。

评论

热度(36)